鸡兔同笼与方程式

给孙老师排忧解难。

孙老师高中同学,大龄未婚女,公务员。刚分手,我又沦为树洞。

给孙老师讲话的时候有些困难,人太聪明,防卫性很强。和别人说话,我一般懒得全面分析,大致找到痛点,一戳就行。对孙老师就不好这么干。

说我觉得你表面如何,其实如何,很快就会驳回来“其实你不了解我blahblah”。

不过这倒不是什么难题。聊天的时候,内容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表达的方式。当着面的时候,可以看动作表情。隔着网线的时候,就可以看句式,节奏,意会比言明更容易。

比如孙老师不停的反驳我。这就是一种定式。我戏谑的吹捧赞美,她嫌我说话不认真,我一旦认真说,她又会反驳我说的不对。我和她的对话基本就是这样的一个模式在循环。

假设她看到我上面这么说她,估计她又会说“我也没有一直反驳啊”。当然她看到这段的话估计又会想“我也不会这样说啊”或者别的句式。这些过程太快,在大脑里几乎一闪而过,我怀疑她自己会不会意识到这点。只不过我也不关心她是不是知道。

和另外有的人说话的时候,模式就不一样。有的人会“哎呀你说的真对”。这就属于一戳痛点就解决问题。有的人的痛点不太好找,比如S姑娘,当年在杭州我和她谈了足足两个小时都困到不行才搞清楚一个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和人聊天的时候我越来越不愿意纠结于内容和细节,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像和S谈话一样,绕太多脑筋才能理顺。如果只关注对话的形式而不是内容,问题就容易解决的多。这很像小学时候做的一些数学题,鸡兔同笼之类,从正面去啃,痛苦不堪。等学会了方程式之后,不用管鸡啊兔啊,只要抽象成和内容没什么关系的数字写进方程里,分分钟就得出了结果。

对当时热爱逻辑思维游戏的我来说,方程式罪大恶极,它把那些激荡的脑力游戏都变成了简单的数字运算,毫无乐趣可言。但时间久了,我也不得不承认,思维游戏真的也就是个思维游戏,偶尔练练脑子就行。真的实际运用在生活里的时候,还是不关心鸡兔只关心数字的方程式最好用。

这也是我为什么越来越热爱和人交谈的时候放过那些看似重要的对话内容,它们其实根本不重要。你只要关心语气,句式,节奏,用词,你就能得到你想知道的对方的情况。比起一丝一缕的理清对话内容里的那些乱麻(尤其是女性),这种方法就是一剪刀下去,清清爽爽。

至于得到了你想要的结果后,是不是再反馈回对话里面去,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关于这点,我在孙老师身上还没得出结论…

PS:原文写于2013-11-27,如今孙老师早已为人妇,祝她一切安好,诸事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