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8灯红酒绿又一年

手机上阅读越来越多,主要集中在Pocket,多看阅读,豆瓣阅读这三样上。Pocket已经给我发来了年度总结,我都没想到我居然差不多看完接近55本书的内容。

去年的时候这篇《灯红酒绿》是在12月30号才写的,今年倒是提前了几天。一上来也是配了张Pocket的年度统计图,去年30万字,今年256万字——我再也不好意思说我自己是文盲了。

不过比起去年来,今年的成就似乎倒是少了些。工作和生活上计划的很多事都没做成,但反过来想想,也是因为更多的时间用在了以前没时间做的内心深处的思考上。以往想的更多的是内省的,今年更多的往外部思考了一些,没什么成果和结论,但是个好的态度。我常跟deyn说我每次去图书馆看到好多人在那里就觉得这该死的人类还是有点希望的,这个文明还是值得拯救的,现在我想想我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真的停止过思考安于现状,这样想想就觉得我自己还是有未来可期的。

再想想还是要纠正下,我也并没有真的花很多时间来想事情,浪费掉的时间其实相当多。只不过这次总结起来的时候没什么遗憾的,我辛苦了那么多年,现在可以安心的享受着女友的陪伴,虽然单调但是有滋味的生活,挺好的。明年估计会换个环境换个状态,但是继续逍遥自在不求上进吧。

这一次不打算写很多,马上就要有大事发生了。

相比起来,年终总结真不算个什么。

20140611被找到的更多的新坑

每个萝卜下面都有一个隐藏的坑。

其实我也仅仅就是继续清理我这些年丢弃在各个网站里的账号,意外的又发现了自己曾经构思过的好多坑,这些坑填起来的难度不比之前的小……

第一个坑是一个构思中的商业味儿十足的小说。第一人称,我有个特殊的能力,这个能力的idea来自于之前更早的坑《西厢》,有着对未来做精准选择的能力。《西厢》虽然只开了个头,但这个能力已经一上来就展现过了,我可以精确的预测到对方抛掷硬币会出现一个什么结果。在那个故事里,我的想法是我虽然有着堪称神奇的能力,可以在许多事情上做好选择,但我无法对我自己的人生做出选择,永远是被动的被推着前行。每次我试图用我的能力对我的人生进行规划的时候,一时的胜利总会被日后更大的失败和挫折给冲走。顺带在那个小说里我还打算加入爱情元素,我可以知道几乎一切,但我永远不知道女人的心里在想什么……哎呀,捂脸。

这个想法也是来自于当时看的科幻小说《基地》系列。《基地》讲的是人的个体行为不可预测,但做为一个大的群体,辅以数学手段可以预测出人群的在大的时间段内的动向,很有点马克思讲的社会变迁不以个体英雄意志为转移一样。我很认可这个理论,但我仍然试图在小说里用别的办法讲述作为一个个体的人到底能否预测出他的行动和未来。顺带还可以讨论下可被预测的行为到底能不能证明一个人自由意志的有无,因果到底是真的因果,还是只是别的东西的表象。加上小说是一个几乎末世的背景,南京全城都被轰炸,故事走向套用《西厢记》的结构,啧啧,多么宏大完美的一部小说……

所以这么宏大的一个玩意儿开了头就没法继续下去了。那时候我只是写一点小段子,撑死七八千字,突然一下子来那么大的一个东西,我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去组织驾驭它。抛却小说方面的文字技巧,我连怎么给自己设定的预测个体行为和探知段时间内的未来都没法找到一个好的理论。不是想不到,而是没有一个自己满意的。我希望我的理论是一个足以以假乱真又无法让人验证,还不能是好莱坞电影里已经出现过的那些。我想象中的我的这种能力应该来自于一个简单又完备的优美数学理论,并且实施它也不需要什么高科技装备,只需要你对这个数学理论的理解,只要你能看透时间的真相。这样的设定我到现在都很喜欢,它有着简洁优美的外形,而不需要好莱坞动用神秘科学家或者军工集团以巨大财力人力打造时间机器之类。我坚定的认为那是土鳖三,只剩好看,吓唬人而已,而且还不如老毛子粗暴的堆砌式幻想更好看。

我是如此的热爱我这个设定,一直念念不忘到现在。但又苦于它的实现太过复杂而无从下手。数学理论并不复杂,我不需要在小说里实现这个公式,我只需要说有这么个东西在就行,没有读者会深究这个东西。可是下面一步,怎样从理论到现实让它可以被利用,我怎么也想不出一个简洁优美的方法。倒是后来的时候,太空歌剧看的七七八八再看别的科幻小说,有许多前辈给了我启示。里面的外星人或者神级文明,它们不需要激光武器或者大规模杀伤性魔法,它们的武器扯的厉害,就是改变规则,改变定律。比如说在我们的宇宙里,一加一是等于二的,这是从逻辑上可证明的。但假如神级文明把一加一改成等于三了呢?这不是宇宙大爆炸这种小级别的事了,直接改变了这个宇宙赖以存在的基础,所有一切人类可以理解的基础,而毁灭了这个基础,宇宙还存在不存在都不知道了,何谈人类?甚至,因为基本的逻辑或者说数学法则被改变了,连“存在”这个概念还有没有都不知道。概念都没了,何谈实体?类似的概念在刘慈欣的小说里也见到过,应该就是《三体》,不过我能理解这个概念应该比《三体》出来早那么个一到两年。

扯这么多东西,其实只是想说我从类似的设定里找到了一些变通的方法,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来实现我的“简单的看到未来”的梦想,并且不需要依赖未来科技和大块头的时间机器。所以大概在2010年或者2011年左右的时候,我把这个设定移动到了另外一个构思里,这个构思和曾经的一位朋友谈过,不过估计ta早忘了。这个构思就是我最开始提到的新发现的坑……

大概是这样的坑爹设定。“我”仍然是有着这样简单预测未来和做正确选择的人,但我无法很精确的知道我自己的能力从哪里来,只知道我能利用它(这里只要加个失忆的桥段就可以,还可以为以后写前传做铺垫),我利用它做了很多事,这些事可大可小,总之我很牛逼。但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的生活里出现了一个对手,我的对手总是能精准的捕捉到我的选择,知道我下一步要去做什么事,然后害得我连连失手。我很紧张,然后时间长了才发现,我的这个对手其实没有我的能力,就和我一样的普通人,不同的是我是利用了这个只有我知道的理论来实现对未来的预测,他是通过捕捉我的行为对我将要做的事做严密的逻辑推理——简单说,他是当下流行的大数据分析+福尔摩斯。

接下来的剧情大致就如此交手,并且他一步步的把我逼入绝境,快要找到真实的我在现实里是谁了。最后的高潮,我大反转,逃过了他布下的天罗地网,并且见到了他本人。当然,真实的我也被他给认出来了。就在这时——

就在这时!我们收到了神秘的书信或者短信,假如现在的我来写会改成微信或者QQ也说不定。第三个神秘人物出现,表示希望我们加入他们,他们是一个组织blahblah。你也知道,在商业小说或者电影或者动画里,总会有这种阴谋论背后的神秘组织出现,比如被人快轮烂了的共济会光明会blahblah。然后我和我的这个死对头惊讶的发现这个给我们发消息的神秘人,居然真的有着可怕的力量。他居然和我一样掌握了预测未来的数学理论,并且此外他还在现实里有着庞大的力量,当然,因为我的小说是玩智商不是打架的,所以杀手什么的不用真的出场,神秘人只需要不断施压就能把我整的半死不活——把我们整的半死不活。当然不出意外的,我和我之前的死对头就要联手起来干他了。

第一部到此结束。

写完这些回头看看我发现好tm大的一个坑……各种美剧+动画+好莱坞既视感……

这个坑的理论设定部分我其实已经弄的差不多了,甚至连数学公式可能使用的某些基础方程我都曾经写出来过。但苦于这个很商业的架构仍然庞大,以及我写了几年blog没写好玩的故事,极其缺乏组织故事的能力,只能又不了了之。这个坑,或者说这个神奇的数学理论设定实在太让我喜爱,这么多年我念念不忘并且时不时的会拿出来把它打磨下,我应该会在今年把它填个七七八八的。它是个粗糙的设定,但由于它不那么玄乎——我所有的构思里,主角使用这个理论的时候,并不是让自己真的穿越时空,甚至也不是看到未来如何,仅仅是可以帮助他做出正确的选择,它就是个特别的概率论,让你永远押对正确的那一方。这个理论是间接的对你的未来起着指导作用,而不是直接就跑到未来去,哎呀反正我爱死这个理论设定了。

然后想了这么多年,对这个理论的框架和实现方式也算打磨的差不多了。差不多的意思就是,在承认这个理论存在的前提下,它的实现不会有什么能找得到的漏洞。前面说是阿西莫夫的《基地》启发了我,但实际上还有一篇国产科幻里有曾经有过类似的理论,与我的想法极其接近,小说的名字叫《橱窗里的荷兰赌徒》,不过那个里面说的太空泛了,我接过了原作者的这块石头,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在心里默默的把它打磨的光滑透亮,现在它应该算是一块熠熠生辉的宝石了。

就差我来把它镶嵌在一个好的故事框架撑起的皇冠上了。

PS:刘慈欣的《三体》文笔一如既往的烂,但奈何故事里的干货抛的太多。以前看过有人写文赞美国外科幻作家,说里面随便几十字丢出的设定,放别人那儿就足以写个长篇,可这位作者就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放一部电影里也就差不多两秒钟的镜头——这都是属于暴殄天物。《三体》倒也不算暴殄天物,但里面的好东西太多了啊,并且几乎把宇宙生存学意义上的东西给写死了,不给别人留活路了。不是说别人不能写,而是在这个偏现实意义上的路给写死了,如果往更跳脱的路上去写还是有好多办法的。

但还好,由数学驱动的幻想,似乎还大有可为。这个坑,老子填定了!

当然,不一定是上面提到的那个奇葩的故事……

-eof-

20140610untitled手机上的输入

智能手机兴起的时间,我还在用老的黑莓9000,虽然它也算是智能机,如同我更早用的nokia 6120c一样,仅仅是系统不属于这个时代,硬件配置坑爹,但我也是很早用过智能机的人……

iPhone出来的时候我各种黑,因为觉得它有个要命的问题,没有物理反馈,摸起来不够爽——而且其实到今天我也仍然坚持这个观点。还有个问题比如有的时候我戴着耳机听歌,如果是拿着手机听,突然要做个别的事或者手上拿着手机再夹个东西,很可能就误触到屏幕上的东西,加上电容屏这玩意儿,滴个几滴水都可能是误操作,这时候还是觉得会有一些不方便。但回到过去靠压力感应的那种电阻屏也不现实,那东西按着太累了,就跟ATM机上戳按钮一样,不用点力捅一下总不觉得会得到什么回馈反应。

而且就算是手感这个东西,我也很困惑……我一直觉得物理键盘好,有很好的手感,在电脑键盘上这一点得到了充分的证明,我宁愿放弃大屏幕,也没法放弃机械键盘,这个手感是任何东西都比不上的。可是在手机上,我也发现我不太再能接受物理键盘的输入,做选择还好,如果是连续打断的文字输入手指还是会戳的痛的。13年夏天的时候WHY和我聊说还好现在的手机是触屏的打字不费力不然我们这样聊天要累死了,当时我还嗤之以鼻,可现在我也觉得,真的会累……物理键盘它的手感仅限于不需要做大量的输入的时候。再想想当年都用着九宫格键盘的时候,大家发短信键指如飞,配上移动的各种套餐,一晚上打个几千字不在话下,有人双手,有人单手只用一个大拇指,现在想想都觉得可怕,那意味着一晚上大拇指做几千次的重复点击……

而且吧,虽然现在看来触屏的输入手感已经算是胜过了物理键盘,这几乎毫无疑问,可这真的是输入手感的进化么?没有了物理键盘的那种明显的键位区分,很多时候误触几率高的惊人,九宫格有选字麻烦的困难,26键位容易误触,尽管现在的软件可以强大到做各种基于输入习惯的猜测,自动纠正错误,但纠正仍然是后补手段,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输入错误的问题。在物理键盘上并没有这么容易出错的输入行为,这种错误也是输入手感的一部分,老是按退格可没人会觉得开心。

总的来说就是,过去的输入有一部分优点大部分缺点,现在的输入弥补了几乎过去所有的缺点还加了很多好的东西,可偏偏丢了几乎过去所有的优点。想有近乎完美的输入手感,看来还早。

哦忘了说,大屏幕手机相当程度上可以解决一部分输入容易误触的问题,带来的副作用也不用提了,单手操作不再可能了。

语音输入这种事也不想多谈,准确率进化会很快,现在还是基于海量数据做的推测,准确度其实也已经不错了,但总有不能用语音输入的场合需要手指戳戳,解决这个问题才是当下关键。而且现在看来,可能只有依靠微软和搜狗有希望解决掉这个让我头痛不已的问题。

-eof-

20140609鸡蛋要是放在一个篮子里该多好

从饭否微博QQ上认识的朋友基本都在用街旁。

从twitter、facebook认识的朋友基本都在用Foursquare。

尽管他们大多是中国人,而且相当一部分常居都在上海。

很显然我不可能去了一个地方之后,打开两个签到两次。而我签到这件事也并不只是给我自己看的,那样的话我只需要写一篇日志记录下就行,我签到就有让别人看到的表达欲在里面。

所以这时候就会想,如果这类服务全世界只有一个大家都在用这个该多好。

尽管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而且从提供更好的软件与服务的角度来看,有充分的自由的竞争会是更好的选择。

大部分朋友在用微信。

有一部分朋友在用微信的同时,还在使用Line,Skype。

微信有个查看附近的人,可以在一个人出门无聊打发的时间结实就近的人,说不定还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出去喝个咖啡聊聊天。

但是陌陌干这事更专业。尽管大部分人装它可能是受早年的约炮神器的影响,但我还是觉得这是个好东西,认识附近的人不是坏事。

还有别的好多软件也在干这事,包括上面提到的LBS签到软件。

然后就变成手机上安装了一堆通信聊天软件,仅仅是因为它们说起来各有所长,然后还要在不同的软件里切换来切换去。更别提大家几乎都有的手机QQ。

所以这时候就会想,如果这类服务全世界只有一个大家都在用这个该多好。

大部分朋友在用新浪微博,小宅在用腾讯微博,包括其他从一个论坛认识的许多人也在用腾讯的微博,av用的是twitter,逮到机会就刷。

更何况我还一直想回饭否,我抛不下。但就算我真的回去了,仍然也不可能抛下微博。尽管在我看来微博的界面仍然让我有觉得烦死了的地方,更别提twitter还要翻墙才能上,但上面也有有趣的人扎根在哪里。

也就是以后我要刷的至少会是微博饭否twitter这三个,而且只可能更多。

还有很少很少很少很少才会上的facebook和人人网。有那么几个朋友偶尔会在上面更新信息,这些信息不会在别的地方出现。

所以这时候就会想,如果这类服务全世界只有一个大家都在用这个该多好。

尽管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并且我再喜欢这样,我也不能容忍这样一家独霸的事情发生。

用的安卓手机,手机上有通讯录同步功能和照片备份的有这样几个,google自带的,微信的联系人同步备份,QQ的联系人同步备份,并且和微信虽然是一个娘生的却好像又有各自不同的功能,似乎还有个专门的叫QQ通讯录之类的东西,名字可能不是这个。

最早的时候还用过一个叫蜡笔的安卓软件,也能做到联系人同步备份。

还装了豌豆荚,也有这功能。算了不列举了,有这类功能和服务的简直太多了。之前为了找好用的照片软件,发现有备份功能的居然是主流的,不带同步备份的才是稀罕。

所以这时候就会想,就一个鸡蛋,要这么多篮子作甚。

20140609鸡蛋就应该放到同一个篮子里

洗澡的时候想了想,还是觉得就应该把鸡蛋都放到同一个篮子里。

想的其实还挺多。比如我工作的兴致就决定了面对工作上的事,我不应该也绝对禁止把所有的宝都押在同一件事物上。比如给别人的网站做备份就不可以只有一种和一个地方,必须有多种形式的备份放在天南海北不同机房的服务器上,哪怕这样会给我的管理和架构设计带来麻烦——但这是不容有失的并且要对别人负责的鸡蛋保管方案。

还想到别的东西,比如说鸡蛋到底放在几个篮子里算不上一种生活哲学,或者管理的艺术,甚至可以上升到生存和宇宙的高度。巴菲特算是分篮子的泰斗,这些年许多创业公司又流行鸡蛋扔到一起——虽然后来他们做大后也各自打自己的脸又把鸡蛋分开来放了。包括这其中的中庸方案,不那么多的篮子,也不那么少,这又体现了理想和现实的矛盾冲突……

但就我而言,我还是觉得我的篮子放的太多了。具体的外在体现就是选择焦虑症和松鼠症——想做的事情,想收藏的东西太多,结果满地篮子,都不知道从哪个里面去找鸡蛋。仔细想想,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鸡蛋也和打碎了鸡蛋差不多了吧。虽然只要我愿意找我总能找到,可现实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但我需要鸡蛋却找不到鸡蛋的时候,这鸡蛋收藏的再好也没什么意义了。

头一件是就是删手机上的软件——但是这是个很难的事,可以说是个很浩大的工程。以至于可以另开单篇说了,所以我还是先决定精简我的网站们。

说是网站们,其实就是blog们。它们分散在我各处乱七八糟的服务器上,顶着各个我自己都未必记得的域名。比如deyn.org和f.deyn.org,就是两个典型,一个写我不愿意主动给别人看到又需要表达的东西,一个留着别人问起来的时候可以给他看的——但是要操心管理两个还是觉得累。何况我事实上这样的试验田有好多。

之前我也想过合并,只放到一个里面去,包括不久前想到的改变模板的计划。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仅仅是因为这说起来简单其实太复杂了。这个程序是五六年前的程序了,架构和功能及其复杂混乱,又被我改的乱七八糟。尤其糟糕的是我是个半调子的程序员,写代码改网站程序根本不是我的主业,当时边搜索资料边改动,我现在已经根本不知道怎么改回去了。如果保留数据从头开始重新弄又似乎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也几乎不可能有完全的时间来做这件事。一边改动的同时我还要尽可能的试图每天都打点字写点什么,这样才能保持足够的热情和欲望,好把我那几个小说的坑给填起来。而这些又会占据我大量的精力,所以改网站这件事几乎今年没什么希望了。

但是,我毕竟是个有远见的人,尤其是以前的我……当时我选的这个程序,虽然现在看来已经很老,性能也有点问题,可它的扩展性极好,也很健壮,以至于我这些年东一块西一块的打补丁乱改,居然不影响它的核心功能,因为我根本就没碰到过它的最核心的骨架。既是我不需要碰,也是因为我能力有限碰不到。但反正大概看了下,还是可以直接修改一些的。。

首先,我要把过去写的几乎都加密起来,让游客不能看到,但是注册用户就可以看到。然后再给注册加个限制,不是所有人都能注册,那就可以解决过去那些我不想让人看到的东西这个问题了。

有了首先就是然后,然后我只需要新建一种类型,以后写东西的时候分成两种,一个是公开的游客可见的,一个仍然是只有注册了才能看到的,这样就可以做到共存了,不需要在别人问起我blog地址的时候考虑下到底发哪个了。

之前和试过hexo之类的静态博客程序,好处是静态文件,不怕黑客来捣乱,本地也永远有备份,直接在新建文本文档里写好就行,缺点就是每次几乎都要重新生成再发布,麻烦,并且文本文档必须有特定的格式。但直接在本地写还是有优势的,新建个文本文档写好了然后就几乎不管这件事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可以考虑把这个有点移植过来。

然后还有个图片发布的问题,直接上传图片这种事肯定不能干,太old和不安全了,用别人的图床我也几乎不会考虑——那天人家倒闭了我可怎么办。这个还需要从长计议,好在可见的一段时间内我应该也不会发什么图,有足够的时间周转……

大概想了下可能会面临到的问题就这么写,还有个分类的问题,这些慢慢来吧。而且现在想的这么多,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又有别的想法要折腾呢。总之大概就这样,这个先一边改着,之前的别的blog也未必会删,甚至可能还会新建一些奇怪的东西,明天开始要给手机上的软件做减法了……

-eof-

20140605樱桃小嘴

回到南京的时候下车就杀上地铁,居然人不多,找到了位置。

对面左边做了一个小正太,女朋友看的眼花缭乱心神摇曳,还直拖着我一起看。

我正对面做了一个小姑娘,大约十四五岁的年纪,手里提着个袋子,一个耳朵里塞着耳机,耳机的另一头垂下来耷拉在牛仔裤上。典型的传统中国脸庞,皮肤白净,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她的嘴巴特别的小,标准的樱桃小口。

很久没见到这样标准的中国古典美人的脸庞,我忍不住多看了会儿,看了会儿又想看,就一直盯着她的嘴看。看久了之后有点奇怪的感觉,好像这张脸不再像一个脸,尤其那两片嘴唇,好像是不属于这张脸,是后天人为加上去的。这感觉就像盯着一个字看久了那个字就不再像那个字一样。

下一站的时候上来了一些人。有个老人,大约在六十岁上下年纪,估计不到,从穿着打扮来看可能是职业和操劳让他面相显老,实际估计是在五十五左右。老人坐到小姑娘旁边,小姑娘就挪了挪,继续听着她的耳机。脸上的表情一瞬间有些变化,正好我一直盯着看,被我捕捉到了。老人一副我们印象里的传统民工形象,但好像又要干净整洁一些,至少不是从工地上下来的,我猜可能只是来自农村的老人而已。

小姑娘的表情倒不是嫌恶,而是皱了下眉,有些不那么……愉悦。我猜测可能是因为座位的缘故,地铁的座位那么窄,大家挤在一起坐着和一个人享用两个位置是完全不同的感受。我继续盯着小姑娘的脸看,想再看出点什么来,地铁摇啊摇,她也没再做别的表情。我目光往下移,年纪太小,没胸,于是我目光又扫回来继续盯着她的嘴巴发呆。

这张嘴真好玩,小巧精致的不像话。再盯久一会儿又觉得好像那种不属于这张脸的感觉慢慢淡下去,这张嘴巴又开始属于脸了。但又不那么完全,有点薛定谔的猫的意思。一想到一只猫在她的脸上忽隐忽现,我突然觉得有点幽默。

老人看小姑娘提着袋子,把自己随身带的小马扎推到她面前,讪笑着让她把袋子搁上面。小姑娘表情一瞬间有点僵,极短极短,然后摇摇手表示不用,没有说谢谢,只是右手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目光垂的更低,开始盯着自己的运动鞋发呆。

然后我们就到站了。我起身提起行李箱往车厢门走去。

-eof-

20140602上当了

手机是安卓的,三星S3,算老的机器了,但是好用。

然后之前有一天刷豌豆荚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叫小恩爱的APP,猛然想起来这是我常去的一个技术社区里看到的有人做的创业项目,彼时看到的时候我还没有智能手机呢,好像是个web版本的?记不是很清楚了,当时作者还在社区里做过一小段时间的推广。又好像是需要情侣一起注册互动才行的?记不清了,但反正看到了就想起来这事,于是顺手就把它给下载了。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又顺带在同一个类别里点了十几下别的应用,都装上去了。

然后立马卸载了好几个,因为其中有一个他妈的会弹出广告,恶心死了。又不知道是哪个,噼里啪啦卸载一通,直到干净了才停手。

其实这个也不是重点,故事从现在才开始……

然后这些…怎么说呢,情侣类/交友类应用就一直在我的手机里呆着,虽然它们大部分也不怎么老实,安装的时候看提示好像就要这个那个权限,但我也一直没管,不经过第一次启动它们就基本还算老实,这时候我的注意力还在同时安装的几个游戏上,一个赛车躲避的,一个COC,还有一个智力的,还可以刷刷朋友圈,所以我也没仔细管这些。

前几天回家的时候,我懒得玩电脑,就玩手机,点开了其中一个叫情人网的。当然,不是小恩爱。点开后应该是发现点错了,就秒按退出直接关闭了。

后来又有一次我点开它,然后居然鬼使神差的注册了。注册完想我操这软件体验太差了,滚,又退出了。

然后今天又点开它,这个叫情人网的东西,我震惊了……

好多妹子发来了消息。

唔,大概是这样一个情况。

![对话列表](http://drp.io/files/538c91522d2f2.png)

是的,我有点震惊,我居然这么有魅力,这些天这么多人加过我……

聪明如我看到这一堆奇形怪状的头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我就点了一个对话,试图发个消息回去,然后立马弹出了一个提示,大意是说你还不是VIP,不能和对方联系,赶快交钱注册VIP,注册了就可以嗯哼嗯哼了。

瞬间我就明白了。网站的托儿,系统自动发送,诱你上钩之类。

操他大爷,原来不是我有魅力,还让我瞎开心半天,原来是上当了……

不过好奇心促使我继续看了下去,好像不是这么简单。

这个应用里对个人资料里填写有许多选项,其中相当一部分自相矛盾,但好多人都把自己划全了。有趣的是,30多岁的中年阿姨都是“渴望长期关系,寻找一个温柔可靠的绅士”,十几岁到二十多岁的女性都是“渴望长期关系,接受短期关系,拒绝一夜情,拒绝变态男,爱技巧型blahblah”。

怎么看都有点自相矛盾啊。

打字的这时候又来了一个……![](http://drp.io/files/538c92df40efe.png)

其实这还好的,有的上来就是“你想找长期的还是临时的”,当然结局都一样,你试图回复任何东西都会告诉你,交钱当VIP。

综合下来的推断结果只能是,这不仅是系统在各种蛊惑你交钱,至于交了钱后是和机器人玩儿还是真的有寂寞的少妇或者说就是在上面拉活的职业女性,那就不是系统关心的事了。

不过这还不是主要的,在不能交流的情况下我把玩半天,发现这玩意的能量强大的可怕,几乎赶上我当年研究网页游戏时候发现的东西了,那些网页游戏的吸金手段和蛊惑人心的能力在当时的我看来是登峰造极,只要你有那么一丝一点的动摇,就会源源不断的给它去送钱。今天发现的这东西和游戏有点差别,不是用乐趣或者虚荣来吸引你,直接拿人最根本的性需求来干活,包装的如此巧妙以至于扫黄打非到现在还没什么事,活的好好的,而且吸金能力恐怕也不输网页游戏。因为它的VIP一个月只要30多块钱,对它的受众群体单身寂寞的那些人来说,这是个成本极低的约炮工具。

尤其是它还不停的提示你,谁谁谁充值了VIP啦,快和ta聊天,现在有优惠……短短的时间里目测,这钱就送着没断过。虽然——也有可能是系统做的虚假的提示,鼓动用户而已……

还有正事,先不写了,以后有空再把玩下。啧啧,当年前有史玉柱把人心摸透了,后面就是各种网游页游,现在看到手机上也是这样,人果然还真是容易被忽悠进去的动物,啧啧啧。

以及写这个其实是顺带表个忠心,我只爱你么么哒。

20140601凑人数

今天去参加了别人的婚礼,然后想起了一点事……

如果记得没错别人请来的朋友一共是安排了四卓的样子,女方朋友两桌,男方朋友两桌,剩下的几十桌写的是男方亲戚女方亲戚云云。也就是说,来两桌人,20个,就能凑够朋友桌的人了。

这样一想好像我也不用担心我朋友少以后没人能请的事情了。主要是我没工作,拉不出一堆同事来凑数,但怎么也有前同事啊,总能七七八八凑上四五个人。然后这些年互联网上认识的行业伙伴也能拉上几个,算了算似乎一桌十个人就有了。

然后再拖我的别的朋友,虽然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她们以女性为主,但也是因为早年攒下来的交情,属于我只要喊了她们肯定会来的,算了下又能凑上六七个的样子。还差两三个,好像问题也不是很大了,因为她们都会带家属来的吧……

有了“家属”这个外挂,似乎就没什么解决不了的人数问题了。

看别人婚礼还有个让我很舒心的地方,新娘子的工作单位的老大上去讲话云云,果然是吃舞台饭的,不用看台词叽里呱啦一通,说的挺好的,情真意切。比起我老家这边恶心的风俗,总希望能找到和新人有直接认识关系又德高望重且有社会地位的,最好就他妈喊个市委书记过来,好显摆给观众看,我们认识这么有背景的人,我们厉害吧……呸呸呸,好恶心。到我结婚的时候我绝对不要干这种事。德高望重没问题,官居高位什么的还是免了吧。但又想了想,似乎最能当证婚人的,崇子?夹叔?羊阿姨?。。。

-eof-